• 首页 > 营销管理>正文
  • 那场大病改变了我:老板是企业的天花板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品牌官 2020-06-06 11:51:20
  • 138605750500.jpg

      文/李建宏   新疆宏景集团董事长

      我是在新疆喀什土生土长的“疆二代”,回顾从1993年创业,我干了无数个行业和无数个项目,成功的也不少,而最具有代表性的两个分别是:新疆国际大巴扎和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

      它们不是规划出来的,没有什么战略。我是凭着感觉做的决策,说起来简单,实际不容易,可也是这样的项目做得最长久。

      搞通讯的外行人“搞出”地标建筑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国家实行工作分配制,各地邮电系统都急缺人。1988年,广东邮电到我们学校(北京邮电大学)做宣讲。那时广州刚开放,我感觉比较有前途,于是毕业后选择到了广州。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我毅然辞去公职,在深圳、珠海打工约半年。1993年春节我回新疆探亲,发现通讯市场存在着空白。当年3月,我决定留下来,成立了当地第一家卖通讯设备的私营企业。

      我们从3万元、一节柜台起步,赶上了通讯的大发展机遇,又一步步发展成为新疆最大的民营通讯企业。

      后来,做国际大巴扎项目是一个偶然机会,这是我的第一个旅游地产项目。我从知道这个项目,到决定投资,只用了一个星期时间。

      当时的背景并不乐观:2002年,国际大巴扎项目已经被N个新疆本地的房地产巨头否定,反而我一个没搞过房地产的外行人决定接下这个项目。

      某个房地产老板听说我要做这个项目后,他说“你脑子进水了吗?那个项目能干吗?”我说“怎么不能干?”他说“我们派了专业的人做尽调,这个项目不可能有财务回报。乌鲁木齐本地人都不去这个地方,你卖给谁?”

      我也不是没算过账。这个地方并非最佳之选,确实换个地方可能会更好,但还不至于亏损,最多赚不到钱。为什么我还坚持呢?因为我认为这个项目有意义,一开始就计划,它要体现新疆本地特色的建筑风格。那时候我经常接待各地客人,找不到满意的有新疆特色的建筑群和歌舞演出之地。新疆应该有这样的地方!

      从纯商业角度而言,若让我赔很多钱,我也赔不起,因为实力有限。但只要商业上还扛得住,能带来社会价值,这也是一个有意义的决策。

      为了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我们多次带着设计团队和施工方上百人次去迪拜、阿联酋、土耳其、伊朗等中亚和中东国家。

      国际大巴扎是政府的重点项目,得到政府大力支持,一路开绿灯,超乎预期。从2002年5月28日开工,到2003年6月28日开业,一共用了13个月。

      国际大巴扎建成之后,所有人都没想到它竟然如此成功,吸引了很多人,现在成了新疆的地标性建筑。

      那场大病改变了我

      大部分老板犯错误不是钱少的时候,而是钱多的时候。

      因为国际大巴扎项目做得比较成功,我个人算是名利双收。当时天天忙于应酬,我有些自我膨胀,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开始乱投资。

      2004年是我事业的最高峰,也是人生的最低谷。当时,新疆出了德隆事件。银行对新疆的民营企业开始只收不贷,我心力交瘁,从酒桌上直接被抬到急诊室,手术后住了40天院。表面上是身体的疾病,实际是心理问题。

      过去我一直忙碌,突然停下来还不习惯。躺在病床上我开始反思:当时下海的初心是为了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现在连命都快没了,还在乎名、在乎利吗?那时候我就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能还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放弃这些所有的名利我都愿意。

      那场大病改变了我,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要先把身体搞好。于是,我彻底放下了,选择去实现高中的梦想:周游世界。

      以前我对下属不放心,担心交给他们把公司搞倒闭了怎么办?这场病让我想明白了,我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经营企业,而是把身体搞好,反正企业经营了十几年,不至于一年就倒闭,大不了业绩下滑。我决定彻底放手一年。

      后来,我在国外时,公司的人有时还给我打电话。我说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不中饱私囊,即使决策错误也能接受,毕竟错误也是成长。

      没想到,虽然当时的整体市场并不好,一年后公司业绩不但没有下滑,反而增长了。实际上,真把责任托付给高管以后,他们的主动性和能动性就调动起来了。老板是企业的天花板,现在老板没有了,员工自然生长、野蛮生长,创造性就都有了。

      后来,通讯公司进行了股改,管理团队变成了股东,我交给他们打理。因为我更喜欢大山,想更聚焦丝绸之路的项目,我卖掉国际大巴扎,搬到了南山。

      不能只追求投资价值,老盯着财务三张报表

      丝绸之路的项目是我在2003年做的决定。当时,乌鲁木齐市委、市政府在大力发展冬季旅游,使乌鲁木齐市从集散地转为目的地。我当时认为平西粱村冬暖夏凉,比较合适做旅游,很多企业来看过,但一直没有进驻,因为它不像房地产项目,能算清楚商业模式,一平方有多少成本、能卖多少钱。

      我觉得这么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完全能够打造出一个度假胜地,巧了,我也是用一个星期就决定租下来。我还是凭着感觉做决策,认为一个人一辈子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我记得很清楚,融洽会协议签约那天是9月2日。后来我们考察了欧美发达国家著名的山地度假区和滑雪场等,获得了一些启发和思路。但当时我做好了心理预期,这个项目不像一个工业企业、一个工厂,开发会很漫长,但想着怎么也能用8年实现盈利。

      一晃十几年,丝绸之路这个项目真的是酸甜苦辣,能拍成很多集电视连续剧。

      前10年,项目一直没有找准定位。最初我痴迷打高尔夫,设想很简单,就想着修一个天然的高尔夫球场。但后来我们修了滑雪场,名为“丝绸之路”。

      最初滑雪场不盈利,我们把整个集团赚的钱都拿到这里。如果今年有1000万就投1000万,有1个亿就投1个亿,没钱就只能先不投了。有员工不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也提出过合并公司,还有人介绍了很多项目。

      如果从纯商业的角度考虑,我是没有理由坚持到现在的。同期投资回报的机会很多,比如我再在城里拿块地,开发房产,开个矿都能立马赚到很多钱。我也数次动摇过,要不要坚持干下去?虽然滑雪场一天的客单价没有多高,但每天看到来滑雪的人很快乐,我都会觉得这个项目有意义,甚至能够流芳百世。

      一个人不能只追求投资价值,老盯着财务三张报表,算来算去就那么回事,而是要跳出传统的财务报表,放在人生的财务报表上看问题。

      从身体健康、凝聚家庭的亲情上,滑雪是别的项目无可替代的。虽然我是在滑雪场开业那天才学会滑雪,但此后在我的影响下,家中上至86岁的老父亲、84岁的老母亲,下至2岁的孩子,个个热衷滑雪运动。

      在自我安慰的时候,我也给别人讲“你们都在挖矿,我在造矿。不管矿的储量多大,肯定是越挖越少,而造矿则会越来越多”。

      没想到,滑雪场一亏,就是十年。

    108748750500.jpg

      伟大都是熬出来的

      经过这些事,我深有感触,伟大都是熬出来的。

      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如今我们站在风口上,赶上了好时机。

      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承办了我国十三届冬季运动会的高山滑雪项目闭幕式,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出席并大加赞赏;

      2022年冬奥会也即将在中国举办,“三亿人上冰雪”的号召让冰雪运动成为全民健身的内容之一;

      文旅产业成一个逆势高速增长的行业,新疆2018年增长了40%,领跑全国,2019年政府又在南山投资。

      现在有人说,怎么好事都到你这儿来了?我说,他们怎么不说我熬了16年?

      没有情怀是不行的,因为比滑雪投资回报高的机会很多,如果只为了钱,我肯定不会坚持。做企业光有情怀也是不行的,还要有创始人个人的爱好,有清晰的定位和盈利模式,这是综合的。

      2014年,滑雪场第一次实现了盈亏平衡,我的期待开始逐渐变为现实。这几年国家支持冰雪产业发展,银行也敢贷款给我们了,很多投资人都来跟我们谈。我们找准了定位,经营滑雪场成了主业,还不断收购周围大小不一的滑雪场,慢慢才有了今天有12条雪道的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可同时容纳一万人滑雪,成为国内五大滑雪场之一。

      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的人流从第一年的3万人次到2018年75万人次,16年增长了25倍,成为全国同行业第一,我们计划2022冬奥会那年成为“冰雪第一股”。

      也是因为对滑雪的喜爱,我更能理解客户的体验。2019年3月,我还成功挑战了“单日滑雪距离最长200公里”和“单日滑雪200公里用时最短”两项中国基尼斯世界纪录。

      很多人来新疆,首选天池、喀纳斯等地。我相信我们将来也会成为新疆的新名片。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自信?源于我们这十几年的积累。

      当脚步止于山顶时,心灵的攀登才刚刚开始

      生命在于运动,时间在于运用。

      实际上最近几年,我管理企业的时间不算太多,基本上在新疆、国外、国内其他城市各三分之一,很多时候我在登山、跑马拉松。

      早些年,我对登山的印象还停留在“太危险”。2011年8月一场无意中的滑雪登山活动,让我发现登山似乎没有想象得那么难,从此开始了探索。

      2018年,我53岁,终于用7年完成了“7+2”挑战(登上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徒步到达南北两极极点),成为新疆首位完成此项挑战的登山者。最让我引以为傲的是珠峰大满贯(同一个登山季顺利登顶珠穆朗玛峰、洛子峰,参加两次马拉松赛,完成“双峰+ 双马”的挑战)。这个纪录也许会保持若干年。

      我还完成 “777世界马拉松挑战”(即用7天在世界的7个大洲,完成7场全程马拉松)。如今,我给自己设立了一个“百马王子”的小目标:60岁以前跑一百场马拉松。

      在我看来,人生最大的财富是经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这个极限并非一成不变,不要受他人的经验和自己曾经不愉快的经历所限。不停地创造纪录,人会上瘾。用一句话讲就是,当脚步止于山顶的时候,心灵的攀登才刚刚开始。

      我越来越发现不管是登山,还是滑雪、跑马拉松,它们和管理、企业经营有很多相通之处。登的山越多,我就越发享受登山的过程。我的很多重大规划都是在山里思考出来的,大自然让我更清醒地看清自己。

      登山还有一个魅力,不是为自己达成目标,而是一群有共同目标的人在一起,男女老少、体质好的差的都有。我们登珠峰时,实际上每天都很煎熬,难度也在一天天加大,但没有一个退缩和放弃的。

      这座山远远高过珠峰

      企业家在干好自己事业的同时,也要平衡身心健康和家庭亲情,这是99%的企业家比较缺失的。

      老板最初下海肯定是向往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是天天喝酒应酬,看看他们现在的体型、气色,就知道身体不健康,能幸福吗?每天吃药比吃饭还勤,甚至吃饭还得打着胰岛素,能幸福吗?

      企业家是最具有冒险精神的群体。做企业家肯定不容易,难能才可贵。在企业发展中,企业家不可能不遇到困难,甚至经历数次生死存亡的关头。我见得多了,轻的可能破产,重的可能就跳楼轻生了。

      极限运动的意义不止于拿奖牌、证书,而是面对生死的思考。参加过极限运动的企业家再面对企业危机时,会从容很多,可能会想“大不了,我再重新开始”,而不会选择自杀、轻生。大不了倒闭,名利扫地,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呢?

      除了个人冒险、创造物质财富以外,企业家更要创造精神财富。我想在活着的时候,干一些流芳百世的事情。“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符合这个目标的就是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项目。我们要用三年把它打造成中国山地度假区目的地行业标杆,也正在起草申报亚洲冬季运动会和筹建“一带一路”冰雪运动会。

      这座山的高度和难度远远超过登珠峰,需要我付出很多时间和努力才能实现。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做两世的事,活出三辈子的精彩。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那场大病改变了我:老板是企业的天花板
  • 一个人的成功非常关键的要素叫意志力
  • 为什么给员工涨薪后却有人辞职了
  • 靠私域流量如何年入3亿
  • 智能营销带来了什么
  • 观察:新品牌LOGO难过两年之殇
  • 巴菲特谈评估公司增长:收益和品牌力量等是重要指标
  • 深度剖析:华润入股汾酒将引发怎样的蝴蝶效应?  
  • 主编推荐 ...
  • 吉林企业家荣金风,抗疫女强人!用行动阐释商人的责任与担当...

  • 陕西广济堂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陈...

  • 魏永青:跟古圣先贤学商业智慧

  • 品牌课堂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CopyRight 2015-2018,Power By www.cncbo.com Inc.All Rights Resered 邮箱:360737408@QQ.com 编辑部电话:4001153315

      本网除注明来源中国品牌官网的文章外,其他均为来源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负任何责任。

      (C)版权所有 中国品牌官网  工信部网络备案:京ICP备13034703号-7